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古代现代情诗

总有些人会为纳兰性德的诗句泪流满面

2018-08-09 21:17编辑:johnstoybox.com人气:


站在人民大学双榆树路口,人流、车流,滚滚喧嚣,昼夜不息,这熙攘的包裹着巨大的欲望气息与能量,躁动,热络,隐隐的不安,是当下的寻常景象。时间的红尘因日月累积。我无论如何想象不出300多年前的某个日落时分,有佳公子纳兰性德倚栏眺望,恰巧有一位美好的姑娘骑马而过,两人四目相交,激起内心涟漪,姑娘双颊红云初上,却是回头顾盼,而纳兰性德正把此情此景幻化诗篇:

一半残阳下小楼,朱帘斜控软金钩。倚阑无绪不能愁。有个盈盈骑马过,薄妆浅黛亦风流。见人羞涩却回头。(《浣溪沙》)

《纳兰容若像》轴(局部,纳兰性德,字容若),清康熙,禹之鼎绘

《纳兰容若像》轴(局部,纳兰性德,字容若),清康熙,禹之鼎绘

斗转星移,斯人成灰。曾经的阡陌田塍、碧水船帆,已被替换成人间热土,高楼大厦,著名的人民大学、友谊宾馆,奔腾汹涌的中关村车流大街,时光的画片翻过了300年。

是的,双榆树这一带正是当年纳兰家族的西郊别墅——桑榆墅,也叫西园,频繁出现在纳兰性德的诗词里。后来还形成了一处纳兰家族墓园,大致在今天人民大学的校园里。可见纳兰的父亲明珠也是对购地造屋充满极大热情,落在今天也是房地产狂人。

除了内务府分配给他家的城内府邸——即著名的什刹海北岸官邸(现今的宋庆龄纪念馆),在西北郊皂甲屯还有皇帝恩赐的一大片土地,作为其家族田地构建的“明府花园”,后亦改为家族墓地。

此外,在康熙皇帝建成西郊畅春园之后,明珠也在畅春园西二里建“自怡园”。该园规模尺度,楼台亭阁园林巧饰算得上与国相的身份相符,是西郊的王公名园。纳兰弟弟揆叙的老师查慎行还专门写下一篇《自怡园记》。揆叙在圆明园东侧的水磨村也建有别墅。

桑榆墅一方面是位于前往明府花园的半路上,可以作为停脚歇息之处,那时明府花园已经下葬了几位纳兰家先人,以及纳兰早逝的妻子卢氏。这里也是纳兰性德读书会友休闲的郊区别业,从他的诗里可知,他在此处接待了不少他的那些落魄的汉人文人朋友。

康熙十九年(1680),皇室完成对原玉泉山行宫庙宇大规模翻修,建造成一组崭新的行宫,初定名为“澄心园”,后改为“静明园”,这之前,香山的静宜园已建成,在5年后畅春园开始建设之前,康熙皇帝喜欢静明园的山水宫苑,“避喧听政”,便经常驻跸此地行宫,大臣们自然要围拢过来便利上朝公务。随着后期畅春园、圆明园、万寿山清漪园的建成,“三山五园”格局确立,以后清廷的皇帝也大多喜欢在西郊御园上朝理政,于是西郊也成了王公大臣们修建府邸别墅的上佳之地。

明珠家建“桑榆墅”与玉泉山行宫翻建时间大抵一致,即1680年左右。而康熙二十三到二十六年(1684—1687)建成畅春园后,明珠也建好了西邻畅春园二里处的“自怡园”,而这时,纳兰性德已不在人世。

桑榆墅是纳兰性德生命最后五年经常居住的地方。纳兰作为康熙皇帝身边一等侍卫,与父亲一样,必须跟随皇帝左右。皇帝回城内皇宫,他们便回到什刹海北岸的府邸,皇帝去西郊,他们就候在桑榆墅。

我以为,桑榆墅窗外景观,平畴、河流、西山,令诗人更为融入大自然的亲切怀抱,触发其本就固有的纯真灵性,所以诗词里嵌入了更多的天然景致、自然情怀。但这里不是他短暂一生主要的生活及创作之地,无法企及“渌水亭”的位置。

今天有纳兰性德崇拜者研究者构成的“纳兰一派”,经常会争论渌水亭的确切位置。因纳兰著《渌水亭杂识》而表露“渌水亭”在其心目中重要的位置,他的诗歌创作,文史著述大多在渌水亭完成。同时渌水亭也是他的“文艺沙龙”,结识的那些颇为落魄的汉族文人都是当时的异类,如朱彝尊、陈维崧、顾贞观、姜宸英、严绳孙等,他却热衷结交,常常引至家园饮酒赋诗。

后世根据他有关渌水亭的诗句,有主张其聚会地点在皂甲屯明府花园的,也有认为在玉泉山附近的别墅的,也有主张在桑榆墅的,但最主流的看法还是认为其在什刹海北岸明珠府邸,现今宋庆龄故居纪念馆里面的小山上确有一个叫“恩波亭”的亭子。据说当年纳兰性德亲自设计建造了一个亭子自命“渌水亭”,后其弟揆叙受到周起渭题诗的启发改名为“恩波亭”(周起渭原诗:“恩波流处远,更勒纪功铭”)。

这处宅邸至乾隆时期归和珅占据,后又归成亲王、醇亲王家使用。在成亲王时亭子重建,依然叫“恩波亭”,这些掌故是在该园子里长大的醇亲王家子弟溥任先生考证的结果。今天这个亭子还在,只是簇新的,不知何时翻建,已不再有旧物的说服力。

事实上,众人说明珠家在玉泉山有别墅,是从纳兰诗中提及的清泉、山色推断的。从记载看,明珠家的“自怡园”已是纳兰过世后几年才建好,他自然不会住过此地,而玉泉山的印迹更多的是纳兰上朝途中,看到的春来秋往的清丽景致。而寓居桑榆墅便是紧邻海淀,北有水注清河,东有渠南流玉河,其西为万泉河,皆因有泉水丰沛之地——万泉,其北有一个叫“小泥洼”之地(今天海淀还有地名:大泥洼,小泥洼已不存在),也是浅水湖泊沼泽湿地。

所以如果理解了300余年前海淀一带的地理面貌,便可知今天早已没有半个水坑的双榆树一带,在纳兰时期确实风光旖旎,水波涟漪恰似江南。他诗中的泉水之辞是他随意在桑榆墅附近流连便可得到的灵感。不过纳兰的寓居之所总是离不开水的,荷花映日别样红的什刹海水岸, “迟日三眠伴夕阳,一湾流水梦魂凉”的桑榆墅,甚至远在上庄皂甲屯的明府花园,也是有大片的河湖池塘(今天之翠湖湿地)。水之柔美清凉给了他丰富的诗才灵感,吟咏出来便是水波潋滟中迷茫的哀愁。

纳兰性德与年长他近20岁的顾贞观有着深厚的忘年交,他多次请顾氏来桑榆墅做客,还为了文人们方便特在园子里盖出草房三间,文人们草房谈诗论道,颇有古风,名曰“花间草房”。有《偕梁汾过西郊别墅》诗云:

迟日三眠伴夕阳,一湾流水梦魂凉。制成天海风涛曲,弹向东风总断肠。

小艇壶觞晚更携,醉眠斜照柳稍西,诗成欲问寻巢燕,何处雕梁有旧泥。

另有《风流子·秋郊即事》,写出了其所见所闻所想:

平原草枯矣,重阳后、黄叶树骚骚。记玉勒青丝,落花时节,曾逢拾翠,忽听吹箫。今来是、烧痕残碧尽,霜影乱红凋。秋水映空,寒烟如织,皂雕飞处,天惨云高。

人生须行乐,君知否?容易两鬓萧萧。自与东君作别,刬地无聊。算功名何许,此身博得,短衣射虎,沽酒西郊。便向夕阳影里,倚马挥毫。

这两首西郊诗一边是抒发胸臆,向往自在人生,也透露给我们当时西郊双榆树一带的风情景物:垂柳、燕巢,一弯流水,天惨云高。最触目的是外出便是骑马射猎,然后在村野沽酒一醉。此番情景,今天站在中关村大街上,再读这些违和的诗句,怎不是前生童话?

(来源:情话句子网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johnstoybox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